莫尼塔大宗商品:自备电厂费用新政对铝行业利润的影响

莫尼塔大宗商品:自备电厂费用新政对铝行业利润的影响

| 0 comments

【机械网】讯  1中央政策沿革  近几年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规范燃煤自备电厂,尤为值得关注的是2015年11月、2018年3月以及2018年7月出台的政策。  2015年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出台的《关于加强和规范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的指导意见》,是国家首次专门针对燃煤自备电厂制定政策。其中,政府明确提出要求燃煤自备电厂按规定承担国家依法合规设立的政府性基金、与产业政策相符合的政策性交叉补贴以及公平承担发电企业社会责任等。具体来说,政府性基金包含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农网还贷资金、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和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等。而政策性交叉补贴指电力企业按照政府的政策要求,对部分电力用户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由此产生的亏损通过提高其他电力用户价格产生的盈利或降低电力企业盈利水平来进行弥补。主要形式包括不同种类用户间的交叉补贴、不同电压等级间的交叉补贴等。系统备用费指的是拥有并网自备电厂的企业应与电网企业协商确定备用容量,并按约定的备用容量向电网企业支付系统备用费。  2018年3月,《燃煤自备电厂规范建设和运行专项治理方案(征求意见稿)》下发,堪称史上最严燃煤电厂整治政策,虽然正式文件尚未出台,但国家的方向和意图已逐渐明确。这份文件指出:自备电厂应在2018年前足额缴纳和补缴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各级地方政府不得随意减免或选择性征收;以省为单位核定政策性交叉补贴水平,严格执行燃煤自备电厂政策性交叉补贴。  2018年7月出台的《全面放开部分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实施方案》提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标准降低25%;承担政策交叉性补贴。不过不同省份的具体金额不同。  2地方政府具体措施  地方政府政策对企业用电影响很大,具体体现在:对自备电厂企业的过网费、政府性基金、交叉补贴、自备电网的审批;对外购电企业的大用户直供电政策、外国电价等;环保核查限产以及不合规产能清查等方面。本文暂不涉及环保限产问题的讨论。  各省由于情况不同,所以对政府性基金和政策性交叉补贴费用的具体金额,一定程度上有自主决定权,即不同省份具体规定的金额都不尽相同。其中,吉林省物价局于8月1日发布《关于第三批降低我省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自7月1日起,企业燃煤自备电厂每月要按自发自用电量缴纳政策性交叉补贴,征收标准为0.15元/千瓦时。这是国家发改委发布三批降电价措施以来,第一个省份真正落实要针对燃煤自备电厂征收高额交叉补贴。然而由于吉林省总装机容量仅有82万千瓦,不及全国的百分之一,所以影响其实是十分有限的。而自备电厂大省的山东省物价局于9月13日发布的《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及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自备电厂企业政策性交叉补贴标准:自备电厂企业政策性交叉补贴缴纳标准为每千瓦时0.1016元,缴纳金额按自发自用电量计算。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为过渡期,过渡期政策性交叉补贴标准暂按每千瓦时0.05元执行。  3政策实施的可能性探讨  今年政策在具体化上有突破:通过观察分析自备电力调控政策的历史变化,以往政策更多的是大方向,而新的政策在征收政府性基金和交叉补贴方面更加具体化,不仅明确了征收的主体,也有具体的金额,更具有可执行性。尤其山东省作为电解铝大省,可以起到一个非常好的政策示范性作用。虽然新疆、广西等省在最近出台的政策中亦有明确政府性基金的金额,但对于交叉补贴尚未出台具体的数额,后期仍需保持关注。  实际落地执行力度还需要博弈:关于政府性基金补缴问题,《征求意见稿》提出企业需要将2016年起所欠缴的政府性基金在2018年缴清。假设一个100万吨规模的电解铝厂(80%自备电),政府性基金0.03元,吨电解铝耗电13500千瓦时,则这家电解铝厂需每年缴纳3.24亿元,如果这家企业在之前并未缴纳,在2018年则需要缴纳三年一共9.72亿元,对于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因此,政府与企业之间应该仍有协商,但在2018年底前应该会出正式的文件。  自备电厂新政影响分析  1成本抬高,大幅降低自备电优势  新政策出台提高了自备电产的成本,成本优势大幅减少。根据山东最新的的政策,我们可以看到,按照2020年以后的政府性基金和交叉补贴来计算,最新的自备厂成本在0.5元/度,与大工业用电仅差5分钱不到,节省成本628元/吨电解铝,成本优势大幅减弱。  预计政策出台会抬升电解铝成本1355元/吨。如果本次政策落地,预计各省自备电厂会增加成本0.126-0.178元/度电,对应增加电解铝成本1701-2406元/吨。我们对各省进行一个敏感性分析,设定全国自备电厂统一增加成本0.15元/度电,根据各个省份的自备电厂装机占比情况来折算成本增加量,可以看到平均成本抬升了1355元。  2刺激电解铝价格上涨  成本增加会传导到价格,推动价格中枢上升。假设政策落地,那么大部分地区的电解铝价格无法覆盖成本,长期来看电解铝企业成本的增加势必会传导到价格,电解铝价格会随成本中枢的上移有所提升。那么自发电比例小的企业受到政策影响较小,将会受益于这一波成本推动的价格上涨。  3利好水电铝企业  新政策由于增加了自备电厂发电的成本,使得电解铝的成本上升从而刺激了电解铝的价格的上涨。而水电铝企业多用外购电,基本不受自备电整顿政策的影响,所以可以完全享受电解铝价格上升得到的这部分利润。  为了有一个更加直观、具体化的体现,以神火股份为例,探究水电铝由于新政策得到的优势。神火股份目前拥有自备电装机容量2270MW,其中河南本部870MW,新疆神火1400MW。河南本部地区和新疆地区发电量各44.21和88.34亿千瓦时,2018年4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其河南本部地区搬到云南,建设云南绿色水电铝材一体化项目。而经云南省发改委协调,云南电网公司、相关发电企业承诺将确保为公司本次投资项目提供优惠电价。  云南省水电资源丰富,现有电力总装机能力近9,000万千瓦,93%为水电,而且还有两个单体千万装机的水电机组近两年要投运。由于当地电力需求不足,机组发电负荷不能得到有效利用,目前年弃水电量近300亿度。经云南省发改委协调,云南电网公司、相关发电企业承诺将确保为公司本次投资项目提供优惠电价。在每期项目建设期及投产后5年内的实际用电含税电价不高于0.25元/KWH(上网电价0.13元/KWH+过网费0.12元/KWH),第六年以后,实际用电含税电价在0.25元/KWH基础上每年增加0.012元/KWH,直至0.3元/KWH封顶。铝加工项目用电电价(含上网电价和过网费)不超过0.20元/KWH。  假设新疆地区的发电成本不变,新政前河南本部的发电成本0.43元/千瓦时,新政后如果本部还是在河南地区,那么发电成本将至少增加0.0321元/千瓦时的政府性基金(交叉补贴政策尚未出台),按吨铝耗电13500度来算,电力成本将会增加433.35元/吨。但是由于神火股份已搬迁至云南地区,所以将按照云南省给予的一个优惠电价。此时,公司本部的发电成本反而会降低2430元/吨。  4有助于行业去产能和产业升级  从行业角度来看,新政策有利于消除行业内电价不平等导致的成本不平等的情况,可以更好地规范电解铝行业,有助于淘汰高能耗高排放的落后产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产能的过度扩张,有助于电解铝行业去产能和产业升级。【打印】
【关闭】

原标题:电改又进一步:自备电厂大省山东也出手了,对自备开征交叉补贴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政策从严,电解铝自备电厂正面临费用征缴甚至补缴的压力。从《关于加强和规范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的指导意见》到《燃煤自备电厂规范建设和运行专项治理方案》,关于自备电三类费用的征缴在中央层面已有较为清晰的定义,费用征缴规范化和严格化将是大势所趋,且政府性基金存在补缴的可能,实际执行则依靠地方政府和企业协商以最终确立。
降电费政策的推进使得政策性交叉补贴在各省加速落地,山东省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关于利用扩大跨省区电力交易规模等措施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了督促自备电厂承担政策性交叉补贴为降电价中重要一环,进而加快了政策交叉性补贴在地方政府的落地。截至目前,吉林、四川以及山东已出台了交叉补贴征缴标准,新疆、广西、云南、河南等省份在8月已出台降电费相关文件,但暂未提及交叉性补贴额度。山东省作为全国电解铝产能最大省份,具备一定示范效应,其他电解铝主要产区后续也有望出台相关交叉补贴政策。
山东省电解铝企业面临较大成本压力,铝价变化需关注高成本区域政策变化。我们的测算表明,按照山东省物价局近期文件要求,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缓冲期内交叉性补贴为0.05元/度,相应自备电厂电解铝吨成本增加约675元;如果考虑到此前部分企业未缴政府性基金,合并政府性基金缴纳带来的影响,缓冲期间电解铝吨成本合计增加约1068元;若后续还有政府性补缴等政策落实,成本压力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2020年缓冲期过后,交叉性补贴按文件要求将升至0.1016元/度,自备电厂电解铝吨成本将再提升约695元。需要高度关注的是,交叉性补贴的缴款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据我们了解,目前山东省有关部门正与铝企就此政策的落实进行沟通,未来实际落地情况仍有变化的可能。考虑到山东电解铝企业位于全国边际成本曲线位置靠左,成本提升短期对铝价推动效应有限,但会使得边际成本曲线左端趋平;后续需关注河南、宁夏、青海等高成本产区的电力政策变化。
自备电成本优势被削弱,氧化铝渐成竞争焦点,西南地区优势凸显。根据上海有色网统计,国内2018-2020年电解铝规划新增产能共845万吨,其中广西、云南合计占比44%左右,内蒙占33%,新疆、山东无新增产能投放,西南地区已成为国内电解铝产能新的增长极。西南地区铝企多以外购水电为主,且8月已多次颁布降电价政策,政府性基金有所下降,但未提到交叉性补贴的缴纳。我们认为,不论是交叉性补贴征收还是政府性基金补缴本质上都在削弱自备电模式的优势,氧化铝将成为成本竞争力的焦点。考虑到海外氧化铝供应波动加大,国内铝土矿结构性短缺,氧化铝的稀缺性已逐步提升,广西、云南地区因具备充裕的铝土矿资源和低成本的氧化铝产能,未来地域竞争力将逐步凸显,值得重点关注。
风险提示:1)自备电交叉性补贴实际征收情况不及预期;2)自备电的政府性基金不再补缴;3)铝土矿、氧化铝供应紧缺低于预期;4)电解铝采暖季环保限产低于预期;5)电解铝下游需求不及预期。

  又一个省份要对自备电厂实施征收交叉补贴。

山东省物价局、山东省经信委9月14日发布《关于完善自备电厂价格政策的通知(鲁价格一发〔2018〕115号)》(下称《通知》),提出自备电厂企业应按自发自用电量缴纳政策性交叉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1016元。

值得关注的是,《通知》称,上述政策的执行,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作为过渡期,过渡期标准暂按每千瓦时0.05元执行。

改革又进了一步

《通知》还显示,山东省的自备电厂还需要缴纳政府性基金和系统备用费。其中,政府性基金按同期目录销售电价表中征收标准执行,而系统备用费则继续按原标准向并网自备电厂自发自用电量收取。

此外,《通知》还完善了自备电厂机组上网电价政策,具体包括上网电价和环保电价。其中,上网电价按山东省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不含脱硫、脱硝、除尘电价)自2018年7月1日起执行;并网自备电厂机组脱硫、脱硝、除尘、超低排放等环保设施验收合格的,与公用机组执行相同的环保电价政策,并在2018年7月1日起执行。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山东是中国对自备电厂实施征收交叉补贴的又一个省份。在此之前,吉林省物价局8月1日发布《关于第三批降低我省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吉省价格〔2018〕134号),提出自7月1日起,企业燃煤自备电厂每月要按自发自用电量缴纳政策性交叉补贴,征收标准为每千瓦时0.15元。

山东省物价局、山东省经信委在《通知》中称,《通知》的目的是为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规范电力市场秩序,加强企业自备电厂管理,进一步完善自备电厂价格政策。

“这意味着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又进了一步。”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有史以来,山东首次对自备电厂实施征收交叉补贴,其核心是有利于促进市场的公平竞争。

自备电厂的发电成本远低于从电网企业购电的价格。与此同时,自备电厂因“未公平承担社会责任”“加剧环境污染”等问题一直备受诟病。“自备电厂不能只享受低电价的好处而不尽环保等社会责任。”林伯强表示,拥有自备电厂的企业必须与其他工商业电力用户一样承担政策性交叉补贴。

“我觉得这(自备电厂不缴纳政策性交叉补贴)是不公平的。”广东某国有发电企业的一位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这种现象将逐渐得到改观。第一财经记者对已经公开的资料梳理发现,目前,山东、吉林、广东、湖南、安徽、宁夏等省区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政策,鼓励自备电厂在公平承担发电企业社会责任、承担国家依法合规设立的政府性基金以及与产业政策相符合的政策性交叉补贴可以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自备电厂规范化未来将被逐渐解决

作为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中的重点之一,自备电厂领域的改革进展相比其他领域并不突出。然而,自备电厂作为中国火电行业重点组成部分,对其进行同等规范性管理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中国在2015年启动的第二轮电力体制改革后,同时也发布了《关于加强和规范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等改革的配套文件。但直到2018年,《指导意见》才得到很好的落实。

“这其中涉及的利益太大”,林伯强说,“过程异常复杂。”

在此之前,从2017年开始,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对新疆、山东、内蒙古、江苏、广西和甘肃6个自备电厂装机规模较大的省(区)对自备电厂的基本情况进行督查,该轮督查的主要内容包括燃煤自备电厂的基本情况、燃煤自备电厂承担社会责任情况及燃煤自备电厂的达标排放等情况。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企业自备电厂装机容量已超过1.42亿千瓦,较2015年大幅增长16%,占全国电力总装机的8.6%。其中,自备煤电装机容量1.15亿千瓦,占全部自备装机总容量的81%。

而从自备电厂的类型来看,自备煤电机组装机容量1.15亿千瓦,占全部自备机组装机总容量的81%;从自备电厂的区域分布来看,新疆与山东两省自备电厂规模名列前茅,规模约为6000万千瓦,主要集中在电解铝、石化、钢铁等行业。

其中,燃煤自备电厂代表性企业有山东省的魏桥集团和信发集团等。这两大集团均通过自行发电、调度、运行、供电,为其内部的纺织和铝业企业以及周边的其他企业提供相对较低电力。

自备电厂规模化发展是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的。当时,在电力供应不足和电价高企的历史背景下,工业企业自发建立了自备电厂,并从中获得了较为廉价的电力。但自备电厂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不可忽略的问题。

比如,2017年,国家能源局南方能监局公布的《广西燃煤自备电厂建设运营情况监管报告》显示,广西部分自备电厂存在审批手续不完备、易地建设报废机组、能耗偏高、环保设施改造滞后、未缴纳政府性基金及附加、未取得发电业务许可证并网运行等问题。

关键的是,广西并非个案。林伯强说,这种情况全国不少,但未来将逐渐得到妥善的解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