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电力工业设备管理多项指标居世界领先地位

我国电力工业设备管理多项指标居世界领先地位

| 0 comments

9月1日 委内瑞拉第4天:中央电厂专家的热泪
  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委内瑞拉子公司副总经理徐亦超说,出于中委之间的合作关系与大局,要全力保证委内瑞拉的电力供应,同时6号机组也是整个团队多年努力奋斗换来的成果,所以他们从内心希望机组能够稳定安全运行。  今天采访位于卡拉沃沃州的中央电厂6号机组发电项目,这个项目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于2016年完成,装机容量60万千瓦,能为委内瑞拉全国电网提供约3%的发电量。  中央电厂共有6个机组,1、2号机组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均为40万千瓦,是引进意大利与德国的设备;3、4、5号机组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是德国与日本的设备。彼时单体4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均属世界领先技术。但随着设备的老化,目前这5个发电机组均已全部退役。  委内瑞拉是以水电为主的国家,水电发电量占总装机容量的60%以上,最大的水电站——古里水电站发电量为1000万千瓦。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水位经常在警戒线之下,总统马杜罗强调要加强火电建设,而中央电厂是一个烧重油的火力发电厂,为委内瑞拉中部地区六个州供应电力。  为了中央电厂6号机组的顺利交接,CMEC曾在中国对50位中央电厂顶尖技术操作人员进行为期3个月的理论与实操培训。2017年,一年的维保期结束后,运营与维修全部交给委方管理。  现场项目经理李立军说,为了使6号机组正常运营,目前有30多人的中方团队仍旧留在现场,继续无偿帮助委方运营与维护6号机组。近年来委内瑞拉经济下行,石油、电力工业等均面临设备老旧与维修资金短缺的局面。由于委内瑞拉实行全国免费电力供应,导致电厂既缺少发展资金,也没有维护资金,加上全国电力供应紧张,6号机组经常带病工作,随时面临停机险境。CMEC委内瑞拉子公司副总经理徐亦超说,出于中委之间的合作关系与大局,要全力保证委内瑞拉的电力供应,同时6号机组也是整个团队多年努力奋斗换来的成果,所以他们从内心希望机组能够稳定安全运行。  除此之外,我还采访了中央电厂运营总负责人Francisco,他大学毕业后就到中央电厂工作,已有38年工龄,见证了1号机组到6号机组的建造过程。6号机组建成时,他俯拥发电机,热泪盈眶,因为这个项目是国家急需的重大项目。作为一名技术专家,他深知中央电厂担负着向国家电网输电的重要作用,但当遇到电力供应紧张而不能停机维修时,他再次流了热泪。这次更多的是无奈与不甘。  Francisco的很多同事早已出国谋生,但他没有离开。他说:“我要在中央电厂工作到退休,因为我和我的太太以及我的女儿们都享受了国家给予的免费医疗与免费教育等诸多福利,在国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我要担负责任,而不是逃离委内瑞拉……”  相关链接如下: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电力设备管理》杂志记者从3月24日中国电力设备管理协会组织召开的2017年全国电力行业设备管理工作会议获悉,2016年我国电力工业设备管理多项运营指标居世界领先地位。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电力工业发展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从早期开办小型火电站的小打小闹到后来装机量大步提升,从电力供应极度短缺到电力供应相对平衡,从单一的水电、火电二元电力到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生物质发电等新能源电力并存,从全国各地多头供电、各自为政到全国电网联网、互联互通,我国电力工业发展实现了华丽转身。

一、电力设备工程建设成就显著

来自电力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水电发电装机容量35226万千瓦,全球第一;太阳能集热面积保有量近5亿平方米,全球第一;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8426万千瓦,全球第一;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17463万千瓦,全球第一……

2016年全国电力行业为适应能源电力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绿色发展的经济发展战略要求,建成投运了一大批国家重点电源、电网设备工程项目。2016年全国发电新增设备容量累计12061万千瓦。其中,火电新增4836万千瓦,水电新增1174万千瓦,核电新增720万千瓦,并网风电新增1873万千瓦,并网太阳能发电新增3459万千瓦。全国电网新增220千伏及以上变电设备容量2.4亿千伏安,比上年新增2434万千伏安;新增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3.5万千米,比上年多投产1658千米。

这些数据充分表明,我国已经从电力短缺国家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力大国,并在不少领域遥遥领先于世界。眼下,我国正在从电力大国向电力强国迈进!

截至2016年底,全国发电设备装机总容量16.5亿千瓦,同比增长8.2%。其中,火电10.5亿千瓦(含煤电9.4亿千瓦、气电7008万千瓦),占全部装机容量的64.0%,同比增长5.3%;水电3.3亿千瓦(含抽水蓄能2669万千瓦),占全部装机容量的20.2%,同比增长3.9%;核电3364万千瓦,占全部总装机容量的2.4%,同比增长23.8%;并网风电总装机容量1.5亿千瓦(其中海上风电装机容量163万千瓦),同比增长13.2%;并网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7742万千瓦(其中分布式装机容量1032万千瓦),同比增长81.6%。全国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回路长度64.2万千米,同比增长5.7%;全国220千伏及以上变电设备总容量34.2亿千伏安,同比增长8.3%。至此,我国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投运总规模双双连续5年稳居世界第一位,火电、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设备装机容量均居世界第一位。

建立二元电力结构

截至2016年底,各发电集团公司发电装机容量分别是: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总装机容量16554万千瓦(居全球发电公司第一);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总装机容量13090万千瓦;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总装机容量14281万千瓦;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总装机容量14248万千瓦;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装机容量11663万千瓦;神华能源国华电力公司总装机容量3830万千瓦;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核电总装机容量1325万千瓦;中国广核集团公司核电总装机容量2038万千瓦;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水电总装机容量6903万千瓦;华润电力控股公司总装机容量4145万千瓦。

电力行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电力是最普遍的生产和生活资料,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电力的需求,是电力行业的基本价值所在。

二、电力设备运维管理水平持续提升

1949年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发展处于摸索前进阶段,经济基础极为薄弱。统计显示,1952年,国内生产总值仅为679亿元。为了实现“赶超”,国家开始实施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

发用电量:2016年各发电企业克服电力市场企业需求不旺、机组利用小时数持续走低的影响,均圆满完成全年发电量计划。全国全年发电量6142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6%。其中,火电发电量44370.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6%;水电发电量11933.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6%;核电发电量2132.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9%;并网风电发电量5911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73%;并网光伏发电量66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2.0%(光伏发电占总发电量1%)。2016年全国用电量59198亿千瓦时。2016年各大发电集团发电量分别是:华能集团年发电量3136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13%;大唐集团年发电量172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2%;华电集团年发电量491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7%;国电集团年发电量50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4%;国家电投年发电量396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24%;神华能源年发电量2360亿千瓦时(其中国华电力发电量167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5%;中核集团核电机组年发电量879.1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8.5%;中广核集团核电机组年发电量1155.8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0.8%;长江三峡集团(三峡-葛洲坝梯级电站、溪洛渡-向家坝)年发电量2060.6亿千瓦时;华润电力年发电量1515.8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1%;粤电集团年发电量994.62亿千瓦时。另据本协会统计的数字,2016年全球总发电量为25万亿千瓦时,其中煤电占比41%、燃气占比21%、水电占比16.5%、风电占比3.6%、太阳能占比1.1%。

而要发展重工业,首先需要电力作保障。“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了我国以煤炭为主的燃煤发电方式,这也使得火电在我国电力领域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据统计,1949年,我国发电装机容量185万千瓦,发电量43亿千瓦时,人均年用电量不到8千瓦时,属于电力极度贫穷的国家之一。

设备利用小时:2016年受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全年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为3785小时,同比降低203小时,是196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为4165小时,同比降低199小时。各区域的发电利用小时分别是:山东和江苏超过5000小时,河北、宁夏、江西和内蒙古超过4500小时,西藏、云南和四川低于2200小时,除北京、河北和西藏3个省份外,其他省份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均有不同程度降低,海南降幅超过1000小时,青海、福建、四川、新疆和宁夏降幅超过500小时;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3621小时,同比增加31小时,18个省份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同比上升。其中,福建、海南增加超过1000小时,北京、河北、辽宁、吉林、江苏、安徽、江西、山东和广东增加超过500小时,而内蒙古、广西、贵州、陕西和青海下降超500小时;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7042小时,同比降低361小时;并网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1742小时,同比增加18小时。在风电装机容量超过300万千瓦的13个省份中,云南、河北、江苏、山西、辽宁、山东、内蒙古和贵州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而甘肃、新疆和吉林风电平均利用小时低于1500小时,分别仅有1088、1290和1333小时。

在此背景下,新中国依靠国际援助和设备引进,开始了艰难的自主探索。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从1952年开始,全国主要电力企业从地方政府上划中央政府管理,电力工业长期实行“国家所有、中央统管、政企合一、厂网一家”,电力供应和需求均处于严格的政府计划管控之下。作为连接电力供需的电价,也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由中央政府统一制定。

设备运行指标:2016年全国发电机组等效可用系数为95.61
%,主要辅机等效可用系数96.31%,主要设备非停率0.082次/台年,主设备完好率99.67%,主设备一类率100%,辅助设备一类率100%,设备故障率0.087次/台年,主设备消缺完成率99.89%,辅助设备消缺完成率99.82%,机组大修全优率80%,充油设备渗漏率0.04%,火电机组脱硫装备率、投入率分别达100%、99.8%,脱硝装置装备率、投入率达100%、98.57%。全国煤电机组实现平均供电煤耗312克/千瓦时,同比降低3克/千瓦时。其中,100万、60万、30万千瓦机组平均供电煤耗分别是285.32、306.61、318.47。发电综合水耗平均为0.69克/千瓦时。全国煤电机组烟气排放绩效0.020克/千瓦时,二氧化硫排放绩效为0.08克/千瓦时,氮氧化物排放绩效0.166克/千瓦时。2016年全国电网330千伏及以上变压器、断路器、输电线路故障停运率分别为0.078、0.079、0.062。全国电网输电线损率为6.47%,同比降低0.2个百分点。2016年全国各运行核电厂严格控制机组的运行风险,继续保持我国运行核电多年来未发生INES2级或2级以上事件或事故的安全、稳定运行记录。中广核集团2016年群厂平均能力因子在近5年来首次突破90%,达到90.31%,优于国际同行平均能力因子84.15%,全年非计划停堆次数仅为0.05,远低于国际前三年的平均值0.42。

1956年,我国第一台国产6000千瓦火电机组在安徽淮南电厂投运,标志着我国自主制造火电设备的开始。在此后的10多年里,北京高井、辽宁朝阳、江苏望亭、河南姚孟,相继投运国产的10万、20万、30万千瓦火电机组,使单机容量及电厂装机不断得到突破。

运营经济指标:2016年受上网电价下调、煤价上涨、利用小时走低、电量竞价上网、大用户直供电、水情变化、弃风弃光等不利因素影响,各电力企业面对电力市场“量价齐跌、效益下滑、区域分化”的不利局面,广大发电企业使出了“洪荒之力”,全年电力运营仍取得骄人业绩。2016年五大发电集团运营收入分别是:华能集团实现年利润137.7亿元、大唐集团实现年利润107.46亿元、华电集团实现年利润131.2亿元、国电集团实现年利润131亿元、国家电投集团实现年利润132.1亿元。

与此同时,水力发电也被提上了共和国的议事日程。1952年秋至1953年春,北京水力发电建设总局和黄河水利委员会组成贵(德)宁(夏)联合查勘队,对黄河流域的龙羊峡至青铜峡河段进行了查勘。1954年3月,又组成包括苏联专家在内120余人的黄河查勘团,对黄河干支流进行了大规模的查勘,自下而上,直至刘家峡坝址。在坝址比较座谈会上,苏联专家认为,在兰州附近能满足综合开发任务的最好坝址,就是刘家峡。

三、电力行业节能减排提速扩围成效显著

1954年,黄河水利委员会编制的《黄河技术报告》,确定了刘家峡水电站工程为第一期开发重点工程之一。报告拟定刘家峡水电站枢纽正常高水位1728米(实际建成高程为1735米)、总库容49亿立方米(实际建成为57亿立方米)、有效库容32亿立方米(实际建成为41.5亿立方米)、最高大坝高124米(实际建成147米)。电站装机10台(实际装机5台)、总装机100万千瓦(实际装机122.5万千瓦)。刘家峡水电站枢纽的任务是发电、灌溉和防洪。

2016年各发电集团按照国家节能减排统一决策部署,讲政治、顾大局,扩围提速、攻坚克难,为完成国家“十三五”节能减排目标做出了巨大贡献。

1955年7月18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批准的《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的报告》提出,利用黄河干流上的46座拦河坝可以发电2300万千瓦,每年平均发电量达到1100亿度,相当于我国1954年全部发电量的10倍。黄河支流上的水库也都可以发电。这将使青海、甘肃、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河北等地的工业以及交通运输业和现代化的农业得到廉价的电源,使这个广大地区电气化,并将为国家节约大量燃料用煤。

一是电源结构进一步优化。截至2016年底,全国非化石能源装机容量6.0亿千瓦,占总发电装机容量的比重较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3.3%,同比提高1.3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从2010年27%提高到2016年的36%。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全球总量的24%,新增装机占全球增量的42%,水电、风电、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均持续保持世界第一,已经成为世界节能和利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第一电力大国。全国电力行业清洁能源装机比重大幅提升。截至2016年底,五大发电集团清洁能源装机容量占比分别是:华能集团公司占比29%;大唐集团公司占比31.88%;华电集团公司占比37%;国电集团公司占比30.3%;国家电投集团占比42.9%。2016年与燃煤发电相比,全国去年核能发电相当于减少燃烧标准煤6568.19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17208.66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硫55.83万吨,减少排放氮氧化物48.60万吨。其中中广核集团2016年全年上网电网等效减少标煤消耗约370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约900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约88万吨。总体看,2016年我国电源结构得到明显改善,新能源、可再生能源、非化石能源在电源结构中的比重快速提升,其增幅已超过传统能源,为推进我国电力工业低碳、绿色、高效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全国节能减排重大标志性事件—北京市四座燃煤电厂剩下的最后一座燃煤电厂华能北京热电厂,也在结束最后一次承担2016年冬季采暖任务后关停,至此标志着北京进入“无煤电”时代。这四大燃煤热电厂全部关停后,每年将减少北京920万吨燃煤消费,与北京市压减燃煤消费目标的70%,相当于3.5个首钢搬迁减少的燃煤量。四大燃煤热电厂关停后全部改建为燃气热电厂。已改建的大唐高井热电厂每年约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95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1350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量2200吨。

1955年7月30日,电力工业部成立。首任部长刘澜波提出了“水火并举、因地制宜”的方针,这为新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定下了基调,也正确处理了火电与水电的关系。

二是煤电机组技术水平大幅提高。2016年我国大容量、高参数、高效率、低排放煤电机组比例大幅提升。五大发电集团60万千瓦级及以上煤电机组占比达40.77%。其中,华能集团占比48.6%;大唐集团占比51.33%;华电集团占比49%;国电集团占比49.9%;国家电投集团占比26.5%。

此后,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长江三角洲地区的电力供需矛盾日趋突出,亟须发展区域性的大型电站和电力系统。经过水力资源勘测调查、设计、电站选址,1956年6月,国务院批准将钱塘江干流的新安江水电站建设列入第一个五年计划和1956年计划项目。

三是发电机组能耗持续下降。2016年各发电企业通过积极推进节能技术改造和深度优化发电机组运维方式等综合手段,发电机组能效水平明显提高,发电煤耗持续下降。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实现供电煤耗312克/千瓦时,同比降低3克/千瓦时。截止2016年底,全国累计完成煤电节能改造4.6亿千瓦。2016年各发电集团公司火电机组供电煤耗分别是:华能集团302.34克/千瓦时,同比降低3.44%;大唐集团306.94克/千瓦时,同比降低2.34%;华电集团303.05克/千瓦时,同比降低2.18%;国电集团308.48克/千瓦时,同比降低1.88%;国家电投集团304.9克/千瓦时,同比降低2.6%;国华电力集团304.64克/千瓦时,华润电力集团305.48克/千瓦时。

1957年4月1日,新中国自己设计、自制设备、自行施工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新安江水电站开建。1960年4月22日,第一台7.2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投产,向浙西地区110千伏系统送电;同年9月26日,并入“新-杭-沪”220千伏系统向华东电网送电。

四是电网节能减排平台作用明显。2016年电网企业积极贯彻落实国家节能减排法规政策,着力发挥节能调度、低排调度、电能替代、消纳新能源等平台作用。国家电网公司大力实施“电能替代”战略,按照“成熟领域全覆盖、新兴领域大力推、创新领域抓试点”的系统布局,电能替代技术领域增加到20大类、53小类,比2015年新增5个大类、29个细分领域。同时,替代技术领域的拓展,促进了传统的电锅炉、电窑炉等技术领域替代电量比重逐步下降,新兴领域和创新领域替代电量比重逐步增加,使替代电量结构不断优化,为电能替代持续发展增添后劲。

1958年2月11日,水利部与电力工业部合并,成立水利电力部(简称“水电部”)。随后,水电部成立刘家峡水力发电工程局(后更名为水电四局),承担刘家峡和盐锅峡2个水电站的施工任务,拟定了“两峡同上马,重点刘家峡,盐锅峡先行,八盘峡后跟”的施工方案。

五是煤电“超低排放”技术改造扩围加速。2016年各煤电企业按照国家煤电超低排放技术改造统一部署要求,自我加压,扩围提速,“超净排放”,使燃煤机组达到或超过燃气机组排放限值。目前全国电力行业累计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4.5亿千瓦,对有效降低煤电机组主要污染物排放、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起到了重要作用。各发电集团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机组规模分别是:华能集团完成6921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59%;大唐集团完成6454.5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67.8%;华电集团完成4532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51%;国电集团完成5221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52.6%;国家电投集团完成3557.8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52.25%;神华能源国华电力完成2719万千瓦,占煤电总装机75%,居全国之首。

1958年9月27日,刘家峡水电站工程正式动工兴建。但是后来又一波三折:1961年停建;1964年复工;1968年10月蓄水;1969年4月首台机组发电;1974年12月5台机组全部安装完毕并投产发电。至此,我国第一座装机容量百万千瓦以上大型水电站正式建成并运营。

六是积极化解电煤产能过剩。各大发电集团坚决落实国务院关于煤炭产业化解过剩产能的决策部署,在全国率先垂范化解电煤产能过剩。2016年华能集团化解煤炭产能840万吨/年、大唐集团化解煤炭产能300万吨/年、华电集团化解煤炭产能357万吨/年、国电集团化解煤炭产能69万吨/年、国家电投集团化解煤炭产能240万吨/年。

在“水火并举”的方针下,我国电力工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统计数据显示,1978年底,我国发电装机容量5712万千瓦,全年发电量2565亿千瓦时;但是人均装机容量仅为0.06千瓦,年人均发电量和用电量分别为268和247千瓦时,仍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四、电力装备技术自主化水平大幅提升

也就是说,在改革开放之前,我国依然没有改变电力短缺和生产落后的现状。统计显示,1978年,全国发电装机缺口高达1000万千瓦左右,相当于当时装机容量的20%。这就迫使政府限制企业用电,“停三开四”甚至“停四开三”成为常态,严重制约了社会经济发展。

一是火电设备技术水平引领世界。60万千瓦、100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已成为我国电力工业主力火电机组,我国火电机组的参数、性能和产量规模均居世界首位。华能集团公司首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燃煤发电机组——华能莱芜电厂6号机组经过半年试生产期,完成各项性能考核试验,机组发电效率48.12%,发电煤耗255.29克/千瓦时,供电煤耗为266.18克/千瓦时,均刷新了世界纪录,机组各项环保指标全面优于国家超低排放限值,成为目前世界上效率最高、能耗最低、指标最优、环保最好的火电机组,主要经济指标实现了“华能第一、世界一流”的目标。国电泰州二期2×100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燃煤发电工程3号、4号两台百万千瓦机组已全部移交投产发电,平均负荷率达100%,各项经济技术参数及性能指标均达到或超过优良标准,重要保护投入率及自动、仪表等投入率均为100%,成为当今全球范围内综合性能最好、指标最优、最绿色环保的大型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

探索多元发电路径

二是水电设备技术大幅提升。我国水电设备技术居世界领先地位。2016年4月我国自主设计制造、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浙江仙居抽水蓄能电站安装4台单机容量37.5万千瓦抽水蓄能机组,由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机厂完成了研制,标志着我国已完整掌握大型抽水蓄能电站核心技术,推进了水电成套设备自主化成果推广应用进程。哈电集团“分数极路比绕组”技术作为抽水蓄能机组核心技术的重要研发成果之一而填补了国内空白。长江三峡集团建造的三峡升船机工程于2016年5月13日通过了试通航前的验收,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升船机。该升船机每年的船舶通过能力超过2000万吨,形成三四千吨船舶快速通过三峡大坝的新通道。

1978年12月18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作出“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这为我国发展指明了道路。改革开放初期,全国缺电400亿千瓦时、电力缺口1000万千瓦。因此,加快电力建设也就成为我国最重要的发展方针之一,电力工业自此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三是核电设备技术取得重大突破。2016年我国核电技术自主化、国产化捷报频传,在众多关键核电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我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示范工程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开工进展顺利,设计、设备制造和建安施工等各项工作有序推进,展现着我国自主化核电技术已进入世界第一方阵。2016年11月AP1000依托项目海阳核电1号机组非核蒸汽冲转完成所有试验,主汽轮发电机各项性能和参数满足设计要求,标志着海阳核电1号机组非核冲转试验成功。该试验利用一回路主泵做功产生的蒸汽作为汽源,使机组冲转至额定转速。我国完全自主化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是在AP1000基础上又进行系统完善,是世界核电站发展中的一个重要先进堆型。CAP1400采用完全非能动的设计原理,技术先进,符合当今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其安全性、经济性、环境友好性等方面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改革开放大环境下,电力生产力的发展首先要从改变国家独家办电体制即电力投融资体制入手,着力解决资金不足和投资激励不足问题,调动全国上下内外、四面八方办电积极性。

四是特高压输电技术突破性发展。2016年我国在特高压交直流输变电设备技术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国家电网公司江苏500千伏UPFC项目,设计容量750兆伏安,是世界电压等级最高、容量最大的UPFC工程,可使得难以控制的电力潮流变得灵活、精准、连续地可调,合理控制有功功率、无功功率,实现优化运行,快速无功吞吐,动态支撑接入点电压,有利于我国占领国际柔性交流输电技术制高点。国家电网实现±1100千伏电压等级的全新跨越,进一步增强了我国在电网技术和电工装备制造领域的国际影响力与核心竞争力。2016年8月7日中国西电集团公司为蒙西—天津南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制造的7台1000千伏、1000兆伏安电力变压器全部通过试验,再次填补了世界特高压交流输变电设备制造的空白,提升了我国特高压变压器设计、工艺及制造水平。去年5月南网超高压修试中心研制的“特高压换流变现场检修关键技术研究及工程应用”已通过了专家鉴定,该项技术解决了特高压设备现场检修大厅设计建造、检修工器具配置、检修工艺控制、现场试验和干燥等换流变现场检修的诸多难题,填补了国际空白,总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应用该项目设计已建成了世界上首个满足±800千伏特高压换流变现场检修和试验验证要求的检修大厅。南网公司研制的移动式气相干燥等现场检修专用设备和现场试验关键设备,已成功应用于天广直流工程500千伏换流变和糯扎渡直流工程800千伏换流变的现场检修,检修后的换流变通过了严格的现场试验考核,并经过了系统大负荷长时间的运行考验,运行情况良好。

这一时期,为了配合经济体制改革,解决电力供应短缺问题,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电力改革发展,充分调动了中央、地方及各方面办电的积极性,积极有效地利用了外资,释放了社会资本的活力,拓宽了建设资金的渠道,发电规模迅速扩大。

五是燃机发电设备自主化检修破冰起航。目前重型燃机制造市场及维修市场几乎被欧、美、日三大燃气轮机制造商垄断。某燃气电厂即使与外方签订了燃机维修长期服务协议,每年燃机检修费平均高达1.2亿元,其中备品备件一般占合同总额的50%-60%,燃烧热通道部件返修费用约占20%-30%。仅2011年该电厂的检修费高达1.8亿元。由于技术标准被国外三大主机制造商所垄断,燃气轮机关键零部件的报废判定也被其牢牢掌控。外方主机厂为了获得更多的销售利润,往往是在关键零部件尚可修复的情况下就判定为报废,强迫用户购买新件,大大加重了燃气发电设备的运营成本。为打破我国燃机市场这种尴尬局面,华电集团公司2014年与瑞士苏尔寿集团共同投资3.6亿元创立了华瑞燃机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国内首家具备完整燃机热通道部件修理能力的第三方专业工厂。华瑞公司修造工厂于2016年10月24日正式建成运营,标志着我国打破了国外三大燃机主机厂燃机修造长期垄断局面,铸就国内燃机自主修造品牌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掀开了我国燃机自主化检修的崭新一页。华瑞公司成立后,即在全国燃机维修市场形成了竞争态势,国外三大燃机厂商即把在中国的燃机维修长协价格下调了15%-20%,到去年下半年又将燃机维修长协价格下调30%-45%。而且将燃机维修长协苛刻条款也做出了重大的让步,昔日的外方霸王条款已被彻底推翻,从而为我国燃机市场的健康发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

但是,在大力发展电力工业,逐步缓解电力供应短缺的同时,环境污染问题也接踵而来。当时电力来源,以煤电为主、水电为辅,而煤电多为国产小型机组,效率低下、污染严重。

六是电力工程助推电力装备产业升级。2016年一大批重大电力工程的开工建设,带动了我国电力装备制造产业升级。一批主机和关键辅机国产化水平大幅提升。国网公司开工建设的辽宁清原、江苏句容、福建厦门、新疆阜康等抽水蓄能电站建设项目,计划总投资375亿元人民币,总装机容量575万千瓦,将拉动GDP增长170亿元,增加电工装备制造业产值208亿元,提供就业岗位约6.3万个,将有力拉动经济增长,推进抽水蓄能设备制造业转型升级。在CP1000、CAP1400重大专项带动下,我国已形成了完整的三代核电设备研发、制造产业链,实现了包括主设备、材料、泵阀等一系列关键制造技术,带动我国核电设备制造业升级,形成国际核电设备市场竞争力,跻身于世界核电设备制造强国之列。国家电投集团在巴基斯坦兴建的胡布2×60万千瓦煤电工程项目主要设备均为中国制造,项目设计、制造、施工均为中国标准。公司依托新能源工程牵头组织了一批中国电力设备及光伏组件制造企业进入日本市场,与日本当地EPC承包企业合作。中能建集团公司在海外签约电力总承包项目金额约3000亿元,已经带动或正在带动全国约1300多亿元的电力装备及材料出口,带动电站辅机和电气产品海外销售额累计超过35亿元,产品出口到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力地助推了电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

因此,国家在大力开展以设备技术进口和消化吸收为主的清洁煤电技术的同时,开始积极探索新能源领域的电力发展路径,并为之付出不懈努力。

五、电力设备物资管理优化高效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我国就开始了新能源发电的探索。比如,1970年在西藏建设了第一座地热电厂–羊八井地热电厂;1983年在兰州榆中县建设了第一座光伏电站–园子岔乡光伏电站;1986年在山东荣成建设了第一座“商业示范性”风电场–马兰湾风电场。由于这些新能源电站的装机量都很小,不足以撼动火电、水电的二元结构。

电力设备物资管理工作是电力设备资产全寿命周期管理的重要环节。2016年电力行业设备物资管理工作呈现居多亮点。国家电网公司健全完善设备质量全流程闭环管控机制,增强管控手段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推进电网物资质量监测能力建设,不断优化监造和抽检模式,开展设备材料制造集中巡检,注重对公司质量监督数据成果的收集分析,强化各环节质量评价信息的共享和联动应用,加大对质量问题的追责力度,持续深化供应商信用评价管理,有力地促进了公司设备物资工作能力集约化管理水平的持续提升。南方电网公司实施“集中管控、统筹规划、分层实施、信息共享”的设备物资管控机制,集中管理和共享发布供应商评价工作成果,监督供应商管理体系的规范化运作,将相关物资的实际使用情况进行客观全面的评价反馈,实现设备供应商管理信息共享,有效地提升了设备物资管理本质效益。大唐集团公司2016年重点围绕“采购管理体制、采购管理机制、招标成功率、协调效率、投诉举报处理速度、采购质量、基础管理水平”七个方面开展了设备物资创新管理工作,完成了包括水、火、风、煤炭等领域的189项设备物资采购商务范本和119项物资采购技术范本编制和修订工作,全部应用于采购活动中。2016年集团集中采购率达91.32%,电子招标率达93.97%,公开采购率97.25%,网上采购率达91.74%,上述指标均高于国资委设置的指标。中电建集团公司开展了集中采购电子平台建设和电建商城建设,扩大了集采平台的应用范围和深度,为非生产性物资的网上集中采购提供了商城平台,促进了采购方式和手段的变革,进一步提高了集团集中采购率、上网采购率等指标。

1984年,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启动建设,一期机组装机容量30万千瓦,1991年12月建成并网发电。秦山核电站一期工程的建成发电,标志着我国电力结构从水电、火电的二元结构向多元结构转变,推动我国清洁能源发电进入了新的阶段。

1989年12月26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环境保护法要求实现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初步推行环保经济手段,这对我国发展电力工业提出了新要求。

在此之后,随着《节约能源法》《电力法》等法律法规的陆续出台,要求能源开发与节约并重,电力行业进一步强调环境保护力度,全面推行排污许可证制度、提高排污收费标准等。

1997年1月16日,根据《国务院关于组建国家电力公司的通知》确定的原则,国家电力公司正式成立。按照政企分开的要求,将电力工业部所属的企事业单位划归国家电力公司管理。这标志着我国电力工业管理体制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性转折。

1998年3月,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决定撤销电力工业部,实行政企分开,将电力工业部的电力行政管理职能移交国家经贸委,行业管理职能移交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国家电力公司开始独立运作。标志着我国电力工业管理体制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实现政企分开的历史性跨越。

1998年下半年,我国又先后启动农电“两改一同价”(改造农村电网、改革农电管理体制、实现城乡同网同价)和“厂网分开、竞价上网”试点工作,拉开了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序幕。

1999年6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西部大开发的重大决策,把“西电东送”作为西部大开发的标志性工程。国家规划,在“十五”期间,从贵州、云南、广西和三峡向广东输电1000万千瓦。当前,“西电东送”规模达到2.4亿千瓦。

2002年1月1日,我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WTO的100多个成员都将给我国以最惠国待遇参与世界竞争,成为“世界工厂”供应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推动重化工业出现了跨越式高速增长,再加上我国城镇化的不断加快发展,对电力需求出现了急速拉升格局。

2002年12月29日,中国电力新组建(改组)公司成立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有限公司、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和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等11家公司正式宣告成立。

2003年3月20日,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挂牌成立,行使电力市场监管职能。以此为标志,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目标初步实现。

来自电力部门的信息显示,2009年和2010年,我国首个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和首个±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先后投运,国家电网成为世界上运行电压等级最高的交直流混合大电网;2010年,全国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回路长度、公用变设备容量分别达到44.27万千米、19.74亿千伏安,电网规模跃居世界第一;2011年,全国发电量达到4.72万亿千瓦时,跃居世界第一,同时随着青藏联网工程投运,我国内地电网全面互联;2013年,我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2.5亿千瓦,全社会用电量达到5.32万亿千瓦时,二者均跃居世界第一。

向电力强国努力奋进

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召开。“十八大”确定了我国经济转型发展的战略指导方针,我国经济进入转型过渡期,GDP增速趋缓、电力需求增长进入中速阶段,电力供需呈现“总体平衡、结构性余缺”的格局。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在进一步完善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开的基础上,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框架,推进“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标志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进入新阶段。

来自电力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发电装机容量15.3亿千瓦,发电量5.60万亿千瓦时。人均发电装机历史性突破1千瓦、达到1.11千瓦,人均用电量约4142千瓦时,均超世界平均水平。尤其是随着青海省最后3.98万无电人口结束没有“长明电”的历史,我国无电人口全部用上电,实现了“电力富裕”路上“一个也没落下”的目标。

2017年10月19日,党的十九大召开。“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是生产过剩且产品质量不高,是供给侧结构性问题。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2017年7月26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1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的意见》,明确“十三五”期间,全国停建和缓建煤电产能1.5亿千瓦,淘汰落后产能0.2亿千瓦以上,实施煤电超低排放改造4.2亿千瓦、节能改造3.4亿千瓦、灵活性改造2.2亿千瓦;到2020年,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具备条件的煤电机组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煤电平均供电煤耗降至310克/千瓦时。

2017年11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明确按年度实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并在2020年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2018年10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要求用更大的决心、更强的力度、更实的措施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建立清洁能源消纳的长效机制,明确“2020年基本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的总体目标。

所有这些措施,都是围绕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推动我国电力事业始终沿着质量提高、效率提升、结构优化的方向努力。

来自电力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我国的发电装机容量189967万千瓦。其中,火电发电装机容量114367万千瓦、发电量49231亿千瓦时;水电装机容量为35226万千瓦,发电量12342.3亿千瓦时;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已达30.4%。其中,水电发电量12342.3亿千瓦时,增长1762.2倍,占17.4%;核电发电量为2943.6亿千瓦时,占4.1%;风电发电量3660亿千瓦时,占5.1%;光伏发电量1775亿千瓦时,占2.5%。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我国的清洁能源投资达1001亿美元,占当年全球清洁能源投资总额的30.1%。巨额的投资有效支撑了我国近年清洁能源的高速发展,使我国一举成为全球清洁能源发展的中心与领跑者。据电力部门统计,我国水电发电装机容量35226万千瓦,全球第一;太阳能集热面积保有量近5亿平方米,全球第一;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8426万千瓦,全球第一;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17463万千瓦,全球第一。

统计数据还显示,截至2018年末,在全球十大风力发电机制造商中,中国企业有5家;全球十大太阳能组件制造商中,中国企业占据9家;全球十大太阳能电池片制造商中,中国企业占据8家。可以说,我国清洁能源装备制造已经成为全球产业链举足轻重的存在。

这些数字无不说明,我国电力工业在经济转型、绿色发展新常态环境下,在低碳优先原则、市场化优化调节下的供需总体平衡政策环境下,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正在由电力大国向电力强国迈进。(记者杜文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