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TCL集团重组引争议 李东生详解转型面板逻辑

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TCL集团重组引争议 李东生详解转型面板逻辑

| 0 comments

导读: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12月12日综合报道,据北京青年报报道,TCL集团日前一口气发布的数十条公告,其核心内容是上市公司TCL集团将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多家公司以47.6…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12月12日综合报道,据北京青年报报道,TCL集团日前一口气发布的数十条公告,其核心内容是上市公司TCL集团将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多家公司以47.6亿元的价格打包卖给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等高管发起的一家新公司TCL控股。由于此次出售的资产涉及TCL旗下的冰箱、洗衣机、空调等众多人们熟悉的家电业务,还包括了收益颇丰的产业园业务,因此很多TCL集团的投资者明显感到不舍。  除了感情因素,此桩交易之所以引发投资者的极大争议,主要在于很多投资者对于将知名度颇高且能为上市公司带来巨额现金流的TCL家电业务被作价40多亿元感到“被贱卖”了。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此次TCL集团将家电资产和产业园作价47.6亿元卖给TCL控股,其实还包含TCL集团代TCL控股支付的8亿元,也就是说TCL控股的实际出资为39亿元。数据显示,此次被转让的资产去年的营业收入占据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营收近500亿元。此次交易一旦通过,意味着从数字上看未来上市公司TCL集团的营收将减半。  其实,TCL集团一旦失去家电业务,其未来主营业务也将相应变更为电视面板等业务,以TCL旗下生产面板的华星光电为主体。华星光电是我国重要的面板制造基地,在前几年国际上面板行情好的时候曾为上市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不过随着近来市场行情不佳,华星光电的效益也在大幅萎缩。这也正是具有投资额巨大、回报周期漫长,且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大等特点的面板行业的风险所在,其收益不像传统家电业务那样稳定。而这也是引发投资者担忧的重要原因。  尽管很多声音直指这桩交易是一次巧妙的管理层收购,不过也有另一种行业观点认为,此举或许也是TCL为旗下面板业务的一次“大输血”,或许是主动加码投资,也或许是骑虎难下的追投。据了解,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成立于2009年,投资总额已达到数百亿元,当时曾是深圳市建市以来单笔投资额最大的工业项目。  前几年全球面板行情好的时候,华星光电成为了TCL的印钞机,是赢利的主力。但是,近来面板行情急转直下,华星光电也出现了盈利倒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华星光电的销售收入下滑6.8%,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大跌近三成。但是,面板行业投资周期长,当前TCL对华星光电依然处于投入期,将继续投资大力布局,对于资金的需求不减。此次TCL集团将家电业务变现或许也是为华星光电继续输血的举措。从这个角度来看,47亿元买走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的资产,无论说是“捡便宜”还是”输血”其实都说得通。但这并无法缓解投资者对面板产业不确定性的担忧,对于TCL集团的投资者来说,这确实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交易。  此桩交易的收购方所具有的敏感色彩其实也是加剧投资者争议的原因。此次收购TCL集团庞大资产的TCL控股,其实是一家今年9月17日刚刚成立的新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TCL掌门人李东生。这家新公司迄今没有任何经营业务,但在本月上旬的短短几天内先后进行了两次增资,然后TCL集团就抛出了这份资产出售方案,自然让人们联想到TCL控股就是为了收购这些资产而生。  在本月的两次增资中,TCL控股的股本从2亿股增至60亿股,两次增资共认缴了49亿元。两次增资后,TCL控股的股东分别为砺达天成、砺达致辉、钟伟坚、苏宁易购、磐茂(上海)、信润恒、惠州国资、启赋国隆,持股前三位的分别是砺达致辉(持股30%)、苏宁易购(持股25%)、磐茂(上海)(持股16.66%)。  作为TCL控股第一大股东的砺达致辉其实也是一家成立于今年11月23日的新公司,目前尚未开始实际经营活动。而且工商资料显示,砺达致辉的第一大有限合伙人就是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其他有限合伙人杜娟、王成、廖骞也确认为TCL的高管人员。  TCL控股的另一重要股东砺达天成也是一家今年8月份刚成立的新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李东生,目前也尚未开始实际经营活动。此外,TCL控股最初的三名股东中唯一的自然人,则是目前的TCL集团总裁办主任钟伟坚。  显然,TCL控股与TCL集团高管层之间的密切关联不仅使得这桩交易构成了关联交易,同时也大大增加了交易的敏感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TCL集团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此次TCL集团重大资产出售方案的表决中,公司董事贺锦雷在20个议案中均投了弃权票。他的弃权理由为“其在董事会召开两天前才收到重组方案,且本次重组方案复杂,给予分析该重组方案时间较短,难以形成准确意见,因此选择弃权”。  据了解,贺锦雷目前是TCL集团的非执行董事,他曾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西南证券、中科院软件所,出任过北大青鸟集团首席运营官、北大资源学院院长。2011年12月至今,他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裁。  据了解,这桩交易的最终实施还需要经过股东大会的表决,或许只有到那时,投资者才能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

近日TCL集团的一次战略重组,引起了前所未有的争议。12月7日晚间,TCL集团公告称,将旗下的智能终端及相关业务出售给TCL控股,价格为47.6亿元,智能终端中就包括了大家熟知的电视、手机、白电等产品。交易完成后,TCL集团上市公司将专注于半导体显示及材料。  一时间,TCL集团的角色转换让不少人感到疑惑。在消费者的固有印象中,“TCL”是深入人心的C端品牌,家电标签是TCL集团在A股估值的主要坐标。同时,将终端业务出售也引来市场上的诸多质疑,包括估值、资本操作、面板行情等等。而TCL旗下华星光电为代表的B端面板业务并不为人熟知。虽然事实上,华星光电一直是TCL集团的利润支撑,也是TCL在产业链上的核心板块。  12月14日,李东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阐述了背后的逻辑:“华星发展需要一个上市公司平台来融资,虽然重组后短期内没有进行股权融资的需要,因为重组拿到了近50亿现金,但是中长期我们需要股权融资来解决华星的问题。因为T3、T4、T6项目(面板产线)都有当地政府的股权,我们承诺在一定的时候让股权退出。退出的方式有两种,一个定增集资,用钱买,第二个是定增,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用股权买。所以未来两三年以后我们要履行承诺,让政府的投资用一种合理的方式退出。”  TCL的B面与C面  47.6亿元到底买到了什么?  买方TCL控股2018年9月成立,此次收购包括8家公司,分别是TCL实业(100%股权)、家电集团(100%股权)、合肥家电(100%股权)、TCL产业园(100%股权)、简单汇(75%股权)、客音(100%股权)、格创(36%股权)、酷友(56.5%股权)。  其中,处于关键地位的TCL实业拥有272家子公司,核心子公司包括主营电视业务的TCL电子、主营手机的TCL通讯、和主营视听产品ODM业务的通力电子。TCL电子和通力电子是港股上市公司,TCL通讯已经在2016年底私有化。  但是一直以来,终端业务的营收占据了TCL集团的半壁江山,因此仅仅47.6亿元的交易价格引发讨论。按照公告信息,重组价格47.6亿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资产评估值39.6亿元,二是评估日后增资8亿元,交易对价还包括150亿元有息负债和5万多名员工及项目的剥离,评估机构为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  这次重组剥离的不仅有C端业务,还有上万员工,以及150亿有息负债,其中包括70多亿银行负债,TCL集团预计本次重组可带来重组收益16.5亿。  李东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市场很关注估值问题,很正常,但是关注有偏颇,大家只关注到48亿,没有关注到债务和员工变化带来的益处,重组后TCL的负债率降低了4个百分点,意味着再融资能力的提高。52000员工平移出去,说明我们有信心移出去的业务是持续经营的,过程中人员优化是在所难免的,人员重组的成本就由各自负担。合理公允性是两方非关联股东决定的,到时候股东大会投票,我们是没有投票权的。”  根据财报数据,重组的业务从在2013年至2015年三年间处于盈利状态,分别为3.1亿元、6.5亿元、3.1亿元;2016年开始业绩下滑,亏损了4.4亿元,2017年更是亏损了15亿元。李东生解释道,2017年主要是TCL通讯亏损严重,今年上半年依旧亏损的,所以去年终端产品业务对利润影响很大。  但是半导体显示及材料的B端业务在2013年-2017年间处于上升趋势,利润从23亿元上涨至49亿元。  业内关注的另一个焦点还在于买方TCL控股的背景,目前第一大股东为砺达致辉,主要是李东生和TCL管理层成员,占股30%;第二大股东为苏宁易购,占股25%;第三大股东为磐茂(上海)投资中心,占股16.67%;第四大股东为惠州国资公司,持股15%。

继剥离智能终端业务遭受广泛质疑之后,TCL集团新公布的股份回购计划再次引起股民热议。1月10日晚间,TCL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份的议案》等四项议案。
根据股份回购预案,TCL集团拟使用自有资金、自筹资金及其他筹资方式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回购总金额不低于15亿元且不超过20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3.80元/股,回购实施期限为12个月内。
此外,由于实施重大资产重组,TCL集团共有1位高级副总裁和5位副总裁提出辞职。此前担任TCL集团董事、首席财务官的黄旭斌也因个人及家庭原因辞去全部职务。
明确高管不相互兼职TCL集团6位副总裁离职
1月7日,TCL集团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资产出售方案。TCL集团以47.6亿元向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出售TCL实业、TCL产业园、惠州家电、合肥家电等9家公司股权。
据悉,TCL控股成立于2018年9月,第一大股东为李东生和TCL集团高管的持股平台砺达致辉,出资9亿元持股比例30%。此后TCL控股增资扩股,苏宁易购出资15亿,持股25%为第二大股东,惠州市国资公司出资9亿元持股15%。
在1月3日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媒体曾提问李东生的“兼职”情况以及TCL集团和TCL控股之间的关联。
“现在还没当两个董事长,要到1月7日股东大会通过了这个方案才有可能。”李东生明确表示,按照规则管理团队不会互相兼职。
随着资产出售议案的通过,智能终端业务的剥离正在加速,TCL集团高管团队出现大幅度调整。
除了原TCL集团董事、首席财务官的黄旭斌因个人及家庭原因辞职之外,其余6位高管皆因重大资产重组原因而离职。
TCL集团公告称,由于实施重大资产重组的工作安排原因,王成辞去高级副总裁职务,并且不在公司内担任职务。李书彬、于广辉、郭爱平、王轶、何军等五名公司副总裁亦辞去公司副总裁及其他相关职务。
经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提名,首席运营官杜娟兼任公司首席财务官;CTO闫晓林负责管理技术战略及研发工作;高级副总裁黄伟负责管理政府关系、审计监察、党务等相关工作,并负责旗下环保业务的管理;高级副总裁金旴植继续担任华星光电CEO;董事会秘书廖骞负责公司战略规划和资本市场相关工作的管理。
业内人士表示,因资产重组而离职的原TCL集团高管,有丰富的家电业务管理经验,离职后的去向大概率是入职TCL控股继续经营智能终端业务。
人才?尾款?拉票?股份回购计划遭质疑
自TCL集团资产出售方案发布以来,关于资产估值、品牌使用费、李东生的“兼职”情况等都备受质疑。而股份回购计划的公布,则使TCL集团和李东生再次成为股民的热议对象。
关于回购股份的目的和用途,TCL集团公告称,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用于转换上市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或为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所必需。若公司未能实施上述计划,则公司回购的股份将依法予以注销。
受回购股份等消息影响,TCL集团1月11日股价一度涨超4%。2019年以来,TCL集团股价涨幅已超12%。
有股民分析认为,华星光电高管手中的股份未来需要变现,没有足够的钱人才会流失,此番回购拉升股价有利于稳定现有管理层。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份回购计划披露之前,李东生已经分别于去年12月18日、12月19日和今年1月3日三次增持TCL集团股票,累计增持数量860万股,增持金额2112.2万元。
“TCL控股收购TCL集团家电业务,除了首期付款还有超过33亿的尾款需要支付,李东生作为TCL集团高管应该会知道股票回购的时机,如果趁机出售上涨后的股票,TCL控股需要支付的尾款就有了。”一位股民直言。
此外,还有股民还提出质疑:“TCL集团出售智能终端业务后,实际主营业务就变成了华星光电的面板业务,明知面板是资金饥渴型业务投资巨大,这时还拿宝贵的现金回购股票,这是合理的吗?”
就在资产出售议案通过之前的1月6日,小米公司斥资约1.67亿元略入股TCL集团,在二级市场购入TCL集团6516.88万股股份。双方宣称,将在智能硬件与核心高端基础器件方面进行合作。
不过在市场人士看来,小米在TCL集团资产出售议案表决前入股,时间节点颇有玄机。再结合现有的股份回购,一些股民坐不住了。
“股东大会闯关成功后立马推出股份回购方案,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这是否是拉票时做出的承诺?李东生增持、拉小米入股、股份回购,用尽所有手段拉高股价,让人很不适应。”
须知,TCL集团上市时股价就在2.7元左右,15年过去了,股价还在2.7元左右徘徊,难怪股民对TCL集团和李东生目前的一系列动作会提出质疑。
不过,更多的股民认为,出于不同的理解角度和利益角度等原因,对TCL集团的重组和股份回购产生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最近的一系列动作将成为TCL发展史上最有意义和影响最深远的一次资本运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