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同学全部是土豪的大学:大部分人无申请机会

盘点同学全部是土豪的大学:大部分人无申请机会

| 0 comments

导读:文 | 刘磊视频编导 | 吕方
徐安祺点击查看专访视频处理问题几乎每一位创业者都能说出他们踏上征程前的“临门一脚”,谌?沙的这一脚发生在2013年的夏天。当时他27岁,在伦敦…文
| 刘磊视频编导 | 吕方
徐安祺点击查看专访视频处理问题几乎每一位创业者都能说出他们踏上征程前的“临门一脚”,谌?沙的这一脚发生在2013年的夏天。当时他27岁,在伦敦摩根大通工作,他邀请牛津大学的一群老同学到自己的祖国旅行。他们原本的计划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旅行——爬长城、逛故宫、游山玩水,但第一天晚上与朋友们、朋友的朋友们的聚会改变了他的主意。后来的两周时间里,他们在北京、上海、香港开启了一趟“商务旅行”。活动内容从看风景变成了与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两周总共聊了七八十个人,有官员,有科研人员,有创业者,“什么样的人都有。”他想带着老同学们了解当下中国的“大环境”。他出生于中国,但从三岁起就随父母辗转于世界各地,直至中学时全家在加拿大定居。从小的无根感强化了他对祖国的身份认同,他一直想着有一天回到中国。这趟临时起意的“商务旅行”收获满满,他第一次对中国有了相对系统的、深入的直接了解,也看到了中国教育市场的巨大机会。他意识到,回国的时机到了。他决定到北京创业。这是一个既突然又不突然的决定。按照谌?沙的职业规划,他本打算接下来先跳槽到一家对冲基金公司,七到十年后再创办一家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这次旅行让他完全改变了主意。他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创业本身,所以不必局限于金融行业。创业的念头是当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就有的打算。也许是受科学家父母的影响,他很早就意识到一点:这样一个世界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归为一类,即处理问题。创业也是如此。虽然当时作为一个高中生,他还不清楚到底有哪些问题在等着自己去解决,但他清楚一点,只要有问题,他肯定能解决,他有这份自信。回到伦敦之后,谌?沙继续以投行精英的身份过着忙碌的生活,同时在琢磨自己要去通过创业解决的“问题”。生活中他经常有一个感慨:如果此刻的自己出现在五年前的自己面前,“给他一些指点,让他避开很多的坑,少走很多的弯路,这该有多好。”这时他想到的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像曾经的他一样的年轻人们找到过来人,由这些过来人指导他们。这些过来人就相当于他们五年后的自己。他一直对教育“非常感兴趣”,读书时做义工,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生他都教过,他当时就发现教育是让他“非常能获得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具体地说,他给自己找到的创业方向是:进入教育领域,从留学业务切入。给公司起名字的时候,他颇费了一番心思:要能代表公司的追求、要特别,要有“学术的底蕴”。最后定下的“再来人Valeon”,光后面的英文就花了他半年的时间。它们的含义是这样的:“再来人”出自上古佛经,指的是经过试炼,有一定功德并再度轮回重临世间的人;“Val-/Vale-/Valeo-”出自拉丁文,意思是胜出、我可以;“-eon”出自希腊文,是跨越两个时代的、最长的地质学时间单位。合在一起,谌?沙想表达的是:他要做的是这样一家公司:导师们在实现自身追求之后,“携经历中的关键点”,回来帮助另一个“时代”的学员“渡过难关,达成所愿”。Uber模式2014年春节后,谌?沙辞去了摩根大通的工作。几个月后,他在北京五道口的一户商住两用的三居室里成为了一位创业者。最初的员工是两个,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联合创始人Vits
Voronkov,谌?沙牛津大学的同学。主卧用来办公,两位老板兼员工,一人住一间次卧。现在作为一家已经拥有近300人的公司的CEO,谌?沙现在有时会怀念那段时光,他怀念当时的工作效率。“每天早上一出卧室,可能打个招呼,一左转,这就进入工作状态了。”“几乎是24小时的战斗状态。”这样的草创状态持续了一年的时间。谌?沙想的是“先确定这件事情靠谱,然后再去拿别人的钱”,因此第一年的主要工作就是用自己的钱“跑产品”。一年后,“出了结果”,再来人接受了天使轮融资,公司也搬进了北大创业孵化器,第一次有了正式的办公室。如果说五道口时期是序章的话,这时故事真正开始了。对创业公司来说,办公室是公司发展最直接的见证。五年时间,再来人搬了五次家,办公室一次比一次大。现在位于中关村神州数码大厦5层的公司总部早已没了五年前的简陋,面积近1500平米,大小会议室、会客厅、午休间、茶水间、健身房一应俱全。“一个是想体验新的模式,另外我相信新的模式可以给学生带来更多的价值。”教研团队成员丛楠是2016年7月加入再来人的,吸引他的是再来人的导师制。他之前在传统教育机构工作,这一模式与传统机构的区别就像Uber与传统出租车公司之间的区别。以再来人的留学板块为例,传统留学机构的服务完全依赖于内部的全职员工,至于学员遇到的老师是经验比较丰富还是初出茅庐,是否专业,全靠运气。再来人则是帮助学员匹配相应领域的全球“最顶尖的人才”。目前再来人有大约1500多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兼职导师,其中70%有世界top
10院校的教育背景。他们的背景、专业各异,有的在谷歌、高盛、亚马逊这样的顶尖公司工作,有的是斯坦福、哈佛、牛津、剑桥等世界名校的学者。他们正是谌?沙曾经期望在人生中遇到的“再来人”。谌?沙想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教育资源的“过于集中”。“你想想看,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的教育资源绝对没可比性。”他给再来人设立的“使命”是:将全球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产品化,让所有家庭能够享有。模式创新正是围绕这一“使命”出现的;也正因为模式的创新,使得再来人先天就带着科技公司的基因——这样的“使命”只有通过技术的手段才能实现。比如,再来人有很多传统教育机构没有的系统,实现学员、家长、海外导师与班主任“四位一体”的服务平台MSP,帮助学员科学选校的智能选校系统,帮助学员进行专业选择的职业发展智能测评系统……而且所有的核心平台都是自主研发的。在谌?沙的理解里,CEO的一个核心职责就是通过做产品处理问题——只是对CEO来说,整个公司就是他的产品。这是一个完全不可“外包”的职责。他给再来人找到的一个方法是“人才产品化”,这也正是Uber模式的精髓。不同的地方在于,Uber、饿了么、滴滴是大众化的“人才产品化”,而再来人要做的是2.0版的“精英人才产品化”。除了像1.0版的“人才产品化”一样提供服务之外,2.0版的产品化还可以创造内容、研发产品、进行BD(即Business
Development,商务拓展)。模式创新的回馈是市场数据。“现在去世界名校的学生中,4个里面有1个是我们的学员。近期会超过一半。”谌?沙在对36氪说起这些时平静中难掩自豪。截止到目前为止,再来人已经帮助学员获得超过5000个世界名校的offer,累计帮助学员获得超过18亿元奖学金。Winner谌?沙有一份十分“漂亮”的履历: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医学与商学院双学位;牛津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毕业,毕业后被选为牛津全球校友顾问委员会理事;就读牛津期间,担任牛津金融商业网络主席,获得巴克莱资本大卫·牛顿奖学金;曾作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火炬手代表,受邀到温莎城堡与伊丽莎白女王同庆盛典……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他反复“跨界”——从医学到金融,从在一级市场做私募股权投资到在二级市场做万亿级的金融产品,从金领雇员到创业者,甚至从事金融工作期间还写过能源领域的论文——但对他自己来说,他核心的角色一直没变,他一直是那个“处理问题”的人。从自己的经历,谌?沙有时会想到尼尔·麦克尔罗伊,世界上第一位产品经理:“他是在宝洁,发明了宝洁的品牌管理,后来他成为了宝洁的董事长,然后又被美国政府挖过去做国防部的部长,后来又成立了NASA,帮助人类登上了月球。貌似毫不相干的事情,其实它的共同点就是他在系统性地去解决问题,这就是你做产品最核心的那个点。”科技行业创业者喜欢谈颠覆,作为一家教育科技公司的CEO,谌?沙也谈。但他们往往更喜欢谈技术颠覆,而谌?沙首先强调的是人才理念。他经常和公司的人力资源团队说,再来人的竞争对手是“任何跟我们抢优秀人才的公司”。它可能是谷歌、微软,也可能是高盛,是麦肯锡。他希望再来人能成为“所有优秀人才的首选合作伙伴”。在他看来,教育行业从整体上看缺乏优秀人才,而要创造优秀的产品,只能靠优秀的人。所以,他必须网罗各种“世界级”的优秀人才。“我们大家都希望找到的就是能力强的,说白了就是winner。就是你是一个winner,在某一个领域你非常强,我相信你换一个场景,换一个领域仍然可以非常突出。”作为老板,谌?沙看重的是能力,而非直接上手的经验。公司里的人才,各种“有意思的人”,他随口就说出一大串:刚刚入职的一位高管之前是一家D轮融资的创业公司的COO;一个孵化项目的负责人是AI专家,高中时就在世界最大的机器人竞赛拿到前五的名次;最近招的三个实习生都是哈佛商学院的MBA。此外,还有国际象棋的全国冠军,数百万粉丝的微信公号主理人,清华专业排名第一的毕业生……谌?沙自己就是一个winner。他给很多同事留下的印象都是聪明。丛楠对他的印象是“智慧”。他说从老板身上学会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怎么让⼀个⼀个⾓⾊可以更⾼杠杆地发挥作⽤”。具体来说,在研发新产品的时候,或者设置一个新职位的时候,谌?沙都会和他们强调如何让这个新产品或新职位满足更长期的需求,“有点跟一劳永逸似的。”这是一种长期思维和高效思维。咨询总监Isa印象深刻的是入职面试。别的面试官都是一个小时内结束,但CEO的两次面试都是四个小时。“他对于这个职位还做了一个⾮常详细的大纲,要什么样的条件,有什么要求,希望这个⼈具有什么样的素质、特点、背景这些。”科技基因、年轻化团队、国际化的背景(公司一半的员工有留学背景),工作中的热情与活力……曾任产品经理,现在是Strategic
Projects and Operation
Manager的刘婧铱觉得再来人很有科技公司的新锐感。Isa也有同感。“相对来讲没有特别地阶层化,然后会比较(有)⼤家平等(的氛围)这样的。包括我们不需要强迫穿正装,然后上班也不是⾮要去打卡,就让⼤家还是很开心地去做事。”除了平等的氛围,谌?沙还在公司内部创立了一系列有明确的目的性的评审体系和人才计划。比如每半年公司都对员工有一个360评审。评审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更加公平地分配、奖励,一方面是帮助员工成长。在谌?沙看来,“优秀人才是非常渴望成长的”,所以激励加成长助力会非常有效地吸引和留住人才。“人才方面我们是非常非常注重,也是我认为我们核心的竞争优势,我们也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理念去颠覆教育。”谌?沙说。再来人的墙上有一句slogan:“To
become the best, learn from the
best”。在公司发展到几十人的时候,谌?沙就开始有意识地塑造企业文化。他清楚,一旦过了这个阶段,等公司发展上了规模,再想改就晚了。追求极致就是他给公司注入的一个重要的基因。他希望招到最优秀的人,打造最优秀的产品,并让客户获得足够高的满意度。“至今我们一直客户满意度都是在95%、96%,非常高的一个状态。比如对比留学板块,他们行业平均只是大概9%,不是一个量级。”采访中,谌?沙不太喜欢谈论具体的感受和细节,但对数据总是如数家珍。可能性谌?沙身上有winner通常会有的特质。比如数据和结果导向、目标感强,勤奋自律。他有时会和朋友们开玩笑,说他睡觉也是为了让工作的效率更高。这不完全是一个玩笑。他生活中的绝大多数时间的确都在围绕着工作展开。但作为一个聪明人,他从来不是那种用蛮力的人。尽管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时间也排得很满,他每个周日上午都会给自己预留三个小时的“复盘”时间。“复盘”的内容不局限于公司相关的各种,也包括这周学到了什么,健康上哪些是需要提升的,未来五年或十年想有什么样的成长,等等。包括睡眠也是。曾经他经常熬夜,后来当他发现“并不是说你投入更多时间,你的产出就会更多”的时候,他就开始控制自己在工作上的时间投入,他需要的是那个“最优点”,在这个“最优点”下,才会有“产出的最大化”。早睡、健身都是帮他找到“最优点”的方式。他会用管理公司的方式管理身体。在决定健身之前,先花几十个小时学习相关知识、做规划,健身过程中,通过模型掌握“每一次有变化的数据”。他对主要的数据都有目标,比如——让体脂从20%降到10%。这些变化&ra

老查话留学(微博)讯,如果问最近国内哪所大学最火,“奇点大学”一定是首当其冲,这所来自美国的“民办高校”受邀成为百度BIG大会的嘉宾。本周它的三位教授来中国在北京太庙办了一天的公开课,前往听课的媒体、自媒体等各路人士在回来后各种感慨,老查的朋友圈也被刷爆了。

这在中国刮起一股奇点旋风,原因是广大媒体对于这所大学的追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号称每一个奇点大学的毕业生都有望成为亿万富翁、未来世界的领袖。据宣传,真正进入这个学校的学生,将有机会和全球五百强企业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登月航天员等这些世界上最伟大的头脑一同坐下来,听他们讲述观点和促膝对谈。联想到库克所拍卖的一顿慈善午餐都能够拍出20万美元的价格,与这些人放在一起打包聊天的机会本身,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是否真正可行我们不做评判,不可否认的是,硅谷近年来兴起了一股民办高校风潮,不仅如此,中国国内的新型企业大学也层出不穷,中外高等教育圈的生态从没像这些年这么丰富。资料显示,自1955年全球第一所企业大学—GE克劳顿学院成立以来,企业大学在全球迅速普及。现在世界500强的企业中,80%都已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大学。

企业大学又称公司大学,是指由企业出资,以企业高级管理人员、一流的商学院(微博)教授及专业培训师为师资,通过实战模拟、案例研讨、互动教学等实效性教育手段,满足人们终身学习需要的一种新型教育、培训体系。有的企业大学是为了自己的员工培训,有些企业大学完全是为企业家而开。我们来看看有那些影响力巨大的这类大学。

1、通用电气公司克顿维尔学院(“GE克劳顿管理学院”)

作为全球第一所企业大学,GE克劳顿管理学院创立于1956年,是GE高级管理人员培训中心,有人把它称为GE高级领导干部成长的摇篮。GE克劳顿管理学院被《财富》杂志誉为“美国企业界的哈佛”,位于纽约州哈得逊河边。出自GE跻身财富500强的CEO就多达137位。

2、宝洁大学

很难想像,一家已经173岁的老公司,每年还能吸引众多青睐,人才流失率一直维持在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即便那些离开的人,也大多对这所商界的“黄埔军校”心存感激与怀念。他们都以曾在这所学校学习过而倍感自豪,并自发为之建立了一个闻名业界的校友会。在“宝洁校友会”长长的名单中,不乏微软的史蒂夫·鲍尔默、易趣的梅格·惠特曼、波音的吉姆·麦克纳尼、通用电气的杰夫·伊梅尔特、联合利华的保罗·波尔曼这些大名鼎鼎的商业领袖。“宝洁校友”在商界的威名,甚至让猎头公司直接把分公司开进了宝洁所在的写字楼。

3、苹果大学

苹果大学始于2008年,是培养苹果中层员工和管理人员的培训机构。该机构由史蒂夫·乔布斯和其他高层管理人员决定建立,由前耶鲁大学商学院院长Joel
Podolny担任第一任苹果大学校长。苹果大学主要是公司内部的一项拓展和成长计划,目的是培训中级员工和经理,传达乔布斯和公司其他高管做出的各项决定。这项计划最初是由乔布斯和前耶鲁商学院院长波多尼共同发起的,目的是保持苹果鲜活的企业文化,让企业文化不会因为重要高管的离去而消失。

  4、德雷普英雄学院

位于美国硅谷的一家民办高校,也是一个硅谷7周的创业培训项目,由德丰杰的创始人德雷普(TimDraper)创办,并宣称是哈利·波特上的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的硅谷现实版。创办理念是打算专业培养创业界超级英雄。德雷普的课程的最大卖点,其实是给学生安排创业导师,如果项目靠谱的话,德雷普自己可能还会给你投点钱。不管德雷普这个集创业者、企业管理者和投资人于一体的超级英雄孵化梦能不能成,这个课程作为“硅谷好梦七周游”的一项深度体验,倒是一个切中全世界硅谷疯狂崇拜者需求的好产品。

5、奇点大学

位于加州北部NASA下属的“埃姆斯研究中心”院内,是由谷歌(Google)、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NASA)以及若干科技界专家联合建立的一所新型大学,建校目标是使未来的科学家们做好准备,从容应对科技的快速发展,使未来的机器免于伤害人类。每年有来自120个国家的4000余人申请价值2.5万美元的课程,夏季课程只有80个名额,录取率仅为2%。入场券一点儿也不比哈佛的容易,你必须专精于某一项具体的技术,或者成立过高商业价值的项目,而其中许多人都将至少创办一家公司。首席执行官、发明家、医生和量子物理学家经常申请。

6、和君商学院

和君商学院是和君咨询发起的商学院,于2007年1月成立,教学内容聚焦于企业管理和投资、投行领域,由“管理+产业+资本+国势”四个知识板块构成,特色是把知识学习与实战应用、商学研修与职业生涯紧密地结合起来,讲究知识学习的系统性和实战应用的有效性。凭借和君十三年风雨历程、三千余个实操案例的积累,举和君集团千人队伍的知识和智慧,成为培养“杰出的企业领袖、造就卓越中国企业”的黑马训练营,培养和输送高等级管理和金融人才,为企业员工培训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等!

6、湖畔大学

湖畔大学创立于2015年1月,前身为马云(微博)名下私人会所江南会,由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八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位于杭州西湖鹆鹄湾附近。湖畔大学名称源于阿里巴巴(微博)创业所在地杭州湖畔花园小区,坚持公益性和非营利性,旨在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目标学员主要为创业者。第一任校长将由马云担任。第一批学员在2015农历新年后开班。学员入学湖畔大学条件是创业三年以上、团队超过30人2015年3月第一批30名学员开课,由马云主讲。

其实,不论是“奇点”大学、“英雄学院”、苹果大学,很难预测它们是否一定能成功。但至少,未来的高等教育更趋向于多样化,并不是一件坏事。

有人可能想问,可以与这些富豪、精英成为同班同学的机会到底怎么才能获得呢?

这些企业大学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企业自己培养管理人才,不对外开放,比如宝洁大学,比如苹果大学,想进这类学校,请先把自己整进这些企业;另一种是面向全社会招生,前体条件你得是知名企业家或有潜力的创业新贵,再不济也得是个中级以上管理层啊,然后还得通过8位大咖级校董的亲自面试。看看湖畔大学的录取结果,不是姚劲波,就是霍启文,唯一一个入学的娱乐圈明星李晨也是因为他创办潮牌NPC,以最有潜力创业者的身份入选。(来自公众号老查话留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